峰峰大社“鐵胳膊”張老利傳奇 武功非同凡響

來源:網絡媒體平臺 編輯發布:信息港小編 發布時間:2019-07-25
清末民(國)初,大社村出了個奇人張老利,人送雅號“鐵胳膊”。就其雅號而言,也知此人武功非同凡響。張老利生于大社村東義街張家行子(行子:既一族人聚居之地),天生異秉,從小習武,練就一幅好拳腳和神鞭絕技。尤其那雙胳膊,黝黑如鐵,力舉千斤。


技驚劫匪

張老利務農為業,農閑時販糧、物為生計,過得道也逍遙自在。

一日,張老利從東鄉販得谷米300斤,用一獨輪架子車運送回家。當來到淑村至大社的半道時,天已完全黑了下來,老利借著一抹彎月下的微弱之光,看到前面不遠路旁高岡處有黑影閃動了一下:遇上了劫路賊了。老利權當什么也不曾發現,繼續推車前行。走到劫匪埋伏地點,并無動靜,只待走過十數步后,才聽身后一聲呼嘯,四五個人影落荒而逃。

劫匪何以不撲向車子,反作四散奔逃呢:原來匪首埋伏在路的最前沿,當老利過來時,朦朧的月光下,匪首看到,老利手攥車把,兩臂彎起,車輪離地而起,就這樣托著連車帶糧400余斤的重量,不疾不徐,向前走來。他心里想:此人兩臂若無舉鼎之力,腰間若無臥馬之功,腿上若無裂石之勁,何有此能。今日是“李鬼遇李逵”,還是保命要緊。

“鞭”挫窮寇

還有一次,老利牽一頭騾子到南鄉搞馱運生意,時值傍晚,走到一個干河溝的岔口,從暗處呼啦啦圍上七八個人來,或獐頭鼠目,或橫眉豎眼,或滿臉橫肉,手執棍棒。一個頭目模樣的人踏前一步,喝道:“要命的,留下騾子錢財,走你的路。”老利裝作被嚇得戰戰兢兢的樣子,趨步上前,躬身一揖道:好漢爺,騾…騾子是我…我的,竟可牽…牽去,但這籠…籠頭是…是借得,求大爺行…行個好,讓我拿…拿回吧。強盜們哈哈大笑,頭目說道:“還算識相,好好,快去卸罷。”老利放下肩上褡褳,走到騾子跟前,卸下籠頭,提在手中,走出五六步遠近,突然轉過身來,大喝一聲:“蟊賊,看爺爺神鞭到了”,韁繩掄起,如出水蛟龍;籠頭甩開,若天際流星,河口如同刮起一陣旋風。碰著的既倒,蹭上的就傷,一袋煙工夫,盜賊便全數撂倒在地。

老利性本良善,不愿重創窮寇,也不愿結怨太多,拾起褡褳,撣去上面塵土,來到騾子跟前,系上籠頭,翻上騾身,回頭對眾匪斥道:“再若傷天害理,決不輕饒。”然后揚長而去。

單刀赴會

自此之后,“鐵胳膊張老利”的名聲在十里八鄉便傳了開來。東邊數十里有一“窩匪”,稱作“XX堂會”,稱霸一方,也時常出外打家劫舍。聽說張老利的名頭后,便想找他晦氣。

一日,老利正在村邊犁地,只見村東的大路上過來個騎馬的人,來到地頭,翻身下馬,好似在等他。老利到了地頭,看這騎馬之人,三十歲上下,膀寬腰乍,目露精光,太陽穴微微突起,一身打扮,精神利落,知道是一練家好手。只見來人上前一步,雙手握拳,請道:“老哥,聽說恁村有一‘鐵胳膊’張老利,武功不凡,特來請教一二,煩請引見”。老利聽此人出言不遜,有心戲弄于他,不緊不慢的說道:“算你問到人了,老利正是恩師,不過,老人家有言,想見家師,先得過徒弟一關,對不住了”。來人見老利一副莊稼人樣子,并不放在心上,順口答道:“那就請劃下道來吧”。老利依舊不緊不慢的樣子說道:“老弟遠來是客,武的有傷和氣,還是來文的吧”。老利走到犁前,拔出犁上楔子(楔子:犁桿和犁杖之間的一個硬木快,犁地時掌握深淺,牲口的拉力全聚于楔子上)將食指伸進楔口,指來人道:請開始犁地吧。來人趕動牲口,老利以指代楔走了一遭(200余米)仍是氣定神閑。然后指來人道:“請你一試”,來人不甘示弱,也如此照辦。老利趕動牲口,誰知只走兩步,便見來人面色蒼白,殺豬般嚎叫。老利停下犁杖,來人仍是唏噓連聲。之后,換了一副畢恭畢敬的樣子,伸手入懷,掏出一帖遞到老利面前,諾諾連聲:“當家的有請張老英雄赴宴,特此拜上”,留下“英雄帖”,倉黃而去。

到了約定日期,老利依然農家打扮,獨自一人,前去“赴宴”。日近中午,來到一個只有二三十戶人家的村邊,吃了幾口干糧,想討口水喝。這時,只見村口有兩個婦女在井邊打水,便走上前去:“大嫂,兄弟走路長了,想討口水解渴。”兩婦女見其胡子拉碴,拉里邋遢,土里土氣的,并不睬他,徑自抬了水去了。老利俠腸謔浪,心想:此村人心不古,何不搞個惡作劇,小示懲戒。他端詳了一下井口,又四下望了一下,看南邊有個打谷場,走了過去。場中有兩個石磙,便順手攏來,身子蹲于兩磙中間,扎好馬步,腰間用力,喝聲“起”,便將兩個石磙夾于腋下。來到井邊,將兩個石磙小頭朝下,大頭在上,并排栽于井口,然后,繼續趕路去了。

時值傍晚,來到赴約的地點:一個二百來戶人的村莊。入村口數十步有一個深巷,深巷盡頭是一處院落。來到巷口,只見八個大漢,佩刀執杖,列于兩旁。房上也有數人,叉手而立。見老利到來,說聲“請”,便有一人帶路,向深巷走去。也是藝高人膽大,老利恍若未見,只輕笑一下,昂首挺胸,跟了進去。

來到庭院門前,忽聽身后傳來噼里啪啦的響聲,回頭一看,原來是巷側的房坡上落下無數的長木葛針,將巷子的路全部添死。老利心想:這是送給我的“有來無回”,也罷,既來之,則安之。他又只是輕蔑的一笑,轉身踏進了大門。

穿過一個“一進二”的院落,來到坐北朝南,有著七層臺階的五開間客房。客房正中放一張紫色八仙桌,桌上擺著大腕酒,大塊肉,沒有筷子,只在肉塊上插了四把匕首。桌子周圍放四把太師椅,其南向、西向、北向坐了三個匪首,只有東向的位子空著,顯然是留給老利的。左右兩側各站著四個彪形漢子,不用說,定是一個“鴻門宴”。進的門來,老利不卑不亢,抱拳說道:“幸會、幸會”,便坐在了那張空椅上。寒暄幾句,這時,西向的匪首上前拔下一把匕首,隨手切下一塊肉來,刀尖插著,口里說著“請”,順勢遞向老利口中。老利見肉到臉前,大口一張一合,只聽“格嘣”一聲,連肉帶刀尖一起咬入口中,咋巴幾下,連說好肉、好肉,接著,頭向右一甩,又聽“噗”的一生,一個亮點從口中星矢般飛出,直深深的嵌入楹柱之中。然后,趁匪首驚愕之時,身子從椅子上彈起,又借椅子縱身一跳,兩手攀住檁條,使一“兔子蹬鷹”屋頂便被掀開一洞;又一個“鷂子翻身”,擰身上了屋頂,屋頂的幾個嘍羅,還未弄清何事,便被三拳兩腳扔到了房坡上。一個黑影消失在茫茫的夜幕中,房洞里只傳來兩聲“告辭、告辭”。

老利在外邊朋友家休息一夜,第二天起身回家。又是近午時分,來到了曾路過的那個小村子,只見許多人圍在村口的井臺上,七嘴八舌,議論紛紛,幾個男人手里還拿了繩子、杠子。老利來到近前,看他們一個個滿頭是汗,氣喘吁吁,看似擺弄了好一陣子。一個后生正罵道:不知哪個缺德鬼干得此事。老利分開眾人說道:“先別臟口,我道略知一些。聽說昨日有一趕路的經過此處,想討口井水喝,咱村的兩個大嫂在此打水,竟然不理人家,想必……”這時,一個老者覺得事有蹊蹺,上前言道:都是女人頭發長,見識短,這位漢子能否幫幫我們,家里飯菜招待。老利說:“剛才你們怎么弄得。”老者說:開始想用繩子套住兩個磙子一起拉出,可心有余而力不足;一個一個拉吧,又怕另一個掉在井里,你看……。老利輕笑一下,“我試試看吧,請大家閃開些”然后走到井口,扎好馬步,彎身投臂入井,兩手托住石磙下沿,喝一聲“起”,石磙隨著聲音翻上井臺兒。直驚得村里人目瞪口呆。還是那位老人先警醒過來,趨步上前,深深一揖:“真是有眼不識泰山,快請神人家中喝酒”,老利又是輕笑一下:“不打攪了,以后過路的能討口水喝就行了。”說罷,甩步向西而去。身后人群中兩個婦女把頭深深的埋進懷里。

自此之后,這村的民風果然好了起來。

張老利武藝高強,俠名遠播,但從不驚擾鄉里。在他生活的那些年月里,村里百姓都過著安定的生活。

  撰稿人: 大社學校教師 王太山
分享到:
相關信息

最新資訊

圖片新聞

熱點推薦

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抢庄牛牛棋牌 重庆欢乐生肖五星走势图 二八杠十三字口诀 凯发娱樂 极速6合网址 幸运飞延全天免费计划 惠泽社群独家六肖 8个数复式二中二怎么算 万人炸金花下载 bet007足球即时比分